追蹤
~THU THINK SALON~
關於部落格
我們看錯了世界,卻說世界欺騙了我們
  • 3353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志工小沙龍閱讀文本

一九八九年四月二十日  北京大學三角地大字報〈自由對話錄〉

 

問:你們活動目的是什麼?

答:悼耀邦,爭民主。

問:悼與爭有何關係?

答:有。耀邦為民主而死,我們紀念他的最好的方法,就是為中國人民爭取一點民主,再多爭取一點民主,直到希望的未來出現。

問:民主不可以經過正常的渠道進行嗎?為什麼非得上街遊行不可呢?

答:上街遊行本來就是在行使法律賦予我們的權利。憲法賦予人民以集會、結社、遊行、的自由,我們的行動只不過使憲法的存在更為現實而已。當然,我們是在和平的氣氛下為爭取民主而進行的民主鬥爭,我們當然步主張暴力和非法活動。就我個人看來,像衝擊新華門的活動是不必要的,是我們民主運動的一個缺點。最近國際上通過和平請願,達到政治目的的很多,都沒有採取暴力。所以我們的活動要堅決一致地團結起來,目標一致,一步一步地爭取最後勝利,這才是我們應採取的策略。這次去到人民大會堂前靜坐示威,雖然結果不能令人完全滿意,但是,這是歷次運動以來卓有成效的一次活動。爭取自由民主的道路是漫長的,需要我們長期的鬥爭,狂熱和無組織是沒有好結果的。歷次運動和本次經驗已經告訴了我們,中國在逐步走向民主。北大人及所有學生們應該理智起來,冷靜地、有策略地、堅持韌性的戰鬥。任何悲劇,不管是十年還是數年,都不允許再度發生。

問:可是上街遊行造成的損失不是太大了嗎?

答:不要緊。只要我們堅持理性的戰鬥,我們就會獲得理性成功。就讓那些獨裁者玩弄權術吧,我們還是要抓住每個契機,起來鬥爭。

問:你不認為中國太幼稚了嗎?不能很好地行使民主權利,一旦控制不好,將會導致革命悲劇再度發生嗎?

答:歷史再前進,人民在前進,民主也在前進。中國人民和世界人民一樣,甚至可以說中國人民是理智的智慧的,將會更好地行使他們的權利。現在關鍵是,獨裁者不給我們民主,我們最要緊的是要爭取民主和民主教育。讓我們這樣的運動成為民主培訓中心吧!獨裁者不是不想放下手中的權力嗎?不要緊,我們再力爭。一點一點地爭,利用每一次契機,每一個機會,而我們的人民將再這個鬥爭中得到民主的訓練,他們將會再四面八方全方位地建立中國特色的民主。「文革」的教訓雖然慘重,但是我們也從中得出一個結論,獨裁者的時代已經過去了,民主與科學才是中國富強的希望,任何逆歷史車輪而進的人,歷史的車輪都會將他輾的粉碎。

問:你們的鬥爭策略是什麼?

答:和平示威,毋庸置疑。需要說明的是,我們毫無背景,不反對政府,不反對任何黨派。對任何支持我們的人,我們都熱烈歡迎。但我們背後沒有任何人支使,也不需要任何人支使。如果說有的話,那就是我們的良心和責任,與我們對民主的強烈要求。我們對國家的強烈願望驅使我們走上街頭的。我們要健全建立各高校的自治機構,聯合起來,制定行動的時間和綱領,起來走上天安門廣場進行鬥爭。

 

 

 

 

 

 

 

 

 

 

絕食書


  在這個陽光燦爛的五月裏,我們絕食了。在這最美好的青春時刻,我們卻不得不把一切生之美好絕然地留在身後了,但我們是多麼的不情願,多麼的不甘心啊!

  然而,國家已經到了這樣的時刻:物價飛漲、官倒橫流、強權高懸、官僚腐敗、大批仁人志士流落海外,社會治安日趨混亂,在這民族存亡的生死關頭,同胞們,一切有良心的同胞們,請聽一聽我們的呼聲吧!

  國家,是我們的國家,
  人民,是我們的人民,
  政府,是我們的的政府,
  我們不喊,誰喊?
  我們不幹,誰幹?

  儘管我們的肩膀還很柔嫩,儘管死亡對於我們來說,還顯得過於沉重,但是,
我們去了,我們卻不得不去了,歷史這樣要求我們。

  我們最純潔的愛國感情,我們最優秀的赤子心靈,卻被說成是「動亂」,說成是「別有用心」,說成是「受一小撮人的利用」。

  我們想請求所有正直的中國公民,請求每個工人、農民、士兵、平民、知識份子、社會名流、政府官員、員警和那些給我們炮製罪名的人,把你們的手撫在你們的心上,問一問你們的良心,我們有什麼罪?我們是動亂嗎?我們罷課,我們遊行,我們絕食,我們獻身,到底是為了什麼?可是,我們的感情卻一再被玩弄,我們忍著饑餓追求真理卻遭到軍警毒打……學生代表跪求民主卻被視而不見,平等對話的要求一再拖延,學生領袖身處危難……

  我們怎麼辦?


  民主是人生最崇高的生存感情,自由是人與生俱來的天賦人權,但這卻需要我們用這些年輕的生命去換取,這難道是中華民族的自豪嗎?

  絕食乃不得已而為之,也不得不為之。

  我們以死的氣概,為了生而戰。

  但我們還是孩子,我們還是孩子啊!中國母親,請認真看一眼你的兒女吧,雖然饑餓無情地摧殘著他們的青春,當死亡正向他們逼近,您難道能夠無動於衷嗎?

  我們不想死,我們想好好地活著,因為我們正是人生最美好之年齡;我們不想死,我們想好好學習,祖國還是這樣的貧窮,我們似乎留下祖國就這樣去死,死亡決不是我們的追求。但是如果一個人的死或一些人的死,能夠使更多的人活得更好,能夠使祖國繁榮昌盛,我們就沒有權利去偷生。

  當我們挨著餓時,爸爸媽媽們,你不要悲哀;當我們告別生命時,叔叔阿姨們,請不要傷心;我們只有一個希望,那就是讓我們能更好地活著;我們只有一個請求,請你們不要忘記,我們追求的絕不是死亡!因為民主不是幾個人的事情,民主事業也絕不是一代人能夠完成的。

  死亡,在期待著最廣泛而永久的回聲。

  人將去矣,其言也善;鳥將去矣,其鳴也哀。

  別了,同仁,保重!死者和生者一樣的忠誠。
  別了,愛人,保重!捨不下你,也不得不告終。
  別了,父母!請原諒,孩兒不能忠孝兩全。
  別了,人民!請允許我們以這樣不得已的方式報忠。

  我們用生命寫成的誓言,必將晴朗共和國的天空。

                 北京大學絕食團全體同學
                 一九八九年五月十三日

 

 

 

 

 

 

 

 

 

 

 

 

 

新左派與

李鵬在首都黨政軍幹部大會上的講話

 

             (一九八九年五月十九日)

 


 

同志們!

 

  今天,根據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的決定,黨中央和國務院召開中央和北京市黨政軍幹部大會,要求大家緊急動用起來,採取堅決有力的措施,旗幟鮮明地制止動亂,恢復社會正常秩序,維護安定團結,以保證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順利進行。

  剛才中共北京市委負責同志介紹的情況說明,當前首都形勢相當嚴峻。無政府狀態越來越嚴重,法制和紀律遭到破壞。本來,五月初以前,經過大量的工作,形勢已趨於平穩,但進入五月以後,又更加動亂起來。捲入遊行示威的學生和其他群眾越來越多,許多高等學校陷於癱瘓,公共交通到處堵塞,黨政領導機關受到衝擊,社會治安惡化,嚴重干擾和破壞了全市人民的生產、工作、學習等生活正常秩序。舉世矚目的中蘇高級會晤中的一些國事活動安排,也因此而被迫變更或取消,極大地損害了我國的國際形象和聲譽。

  天安門廣場部分學生絕食請願的活動還在繼續。他們的健康已經受到極大的損害,有的人生命已處於危險之中,實際上這是少數人拿同學作為,,「人質」,要脅、強迫黨和政府答應他們的政治條件,連一點起碼的人道主義都不講了。黨和政府一方面採取了一切可能採取的措施,對絕食學生進行治療和搶救;另一方面,多次向絕食學生的代表進行對話,並鄭重表示今後將繼續聽取他們的意見,希望立即停止絕食,但都未能得到預期效果。在天安門廣場人群擁擠,煽動性口號不斷,和人群情緒極度激動的情況下,絕食學生代表也表示,他們已不能控制局勢。現在,我們如果再不迅速結束這種狀況,聽任其發展下去,很難預料不出現大家都不願意看到的情況。

  北京的事態還在發展,而且已經波及到了全國許多城市。在不少地方,遊行示威的人越來越多。在有的地方,也發生了多次衝擊當地黨政領導機關的事件,發生了打、砸、搶、燒等嚴重違法破壞活動。最近,甚至鐵路幹線上的火車也遭到攔截,使交通被迫中斷。種種情況表明,如再不迅速扭轉局面,穩定局勢,就會導致全國範圍的大動亂。我們國家的改革開放和四化建設,人民共和國的前途和命運,已經面臨嚴重的威脅。

  我們的黨和政府多次說過,廣大青年學生的心靈是善良的,我們在主觀願望上是不想搞動亂的。他們有愛國熱情,希望促進民主,整治腐敗,這同黨和政府要努力實現的目標是一致的。他們提出的一些問題和意見,意見對改進黨和政府的工作起到積極作用。但是,任意採取遊行、示威、罷課乃至絕食等方式,破壞了社會穩定,不僅不利於問題的解決,而且事態的發展已經完全不以青年學生們的主觀願望為轉移,正在越來越走向他們願望的反面。

  現在愈來愈清楚地看到,極少數極少數的人要通過動亂達到他們的政治目的,這就是否定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否定社會主義制度。

他們公開打出否定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的口號,目的就是要取得肆無忌憚地反對四項基本原則的絕對自由。他們散佈了大量謠言,攻擊、誣衊、漫駡黨和國家主要領導人,現在已經集中地把矛頭指向為我們改革、開放事業做出了巨大貢獻的鄧小平同志,其目的就是要從組織上顛覆中國共產黨的領導,推翻經過人民代表大會依法產生的人民政府,徹底否定人民民主專政。

他們四處煽風點火,秘密串聯,鼓動成立各種非法組織,強迫黨和政府承認,就是要為他們在中國建立反對派、反對黨打下基礎。如果他們的目的得逞,什麼改革開放,什麼民主法制,什麼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都將成為泡影,中國將出現一次歷史的倒退。一個很有前途的中國,會變成沒有希望沒有前途的中國。

  我們所以旗幟鮮明地反對動亂,揭露極少數人的政治陰謀,一個重要的目的,
    就是要把廣大青年學生同挑動動亂的極少數人區分開來,是出於對學生的愛護。前一段,我們在處理學潮問題上所以採取極大的寬容、克制的態度,也正是出於這樣的願望和目的,不要傷害好人,特別不要傷害青年學生。

而那些躲在背後策劃和煽動動亂的極少數人,卻以為黨和政府軟弱可欺,不斷製造謠言,蠱惑群眾,廣大事態,導致首都乃至全國許多地方的形勢法制得越來越嚴峻,迫使我們不得不採取果斷、堅決的措施來制止動亂。

   必須強調,即使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仍然要堅持保護廣大青年學生的愛國熱情,把他們同製造動亂的極少數人嚴格區別開來,對他們在學潮中的過激言行不予追究。不但如此,黨和政府同廣大學生和各界人士之間的對話,包括同參加過遊行、示威、罷課、絕食的學生之間的對話,還將通過多種層次、多種渠道和多種形式廣泛積極地進行,以充分聽取各方面的意見。

對學生們提出的合理要求,我們將給予明確的答復,對他們提出的合理批評和建議,如懲治官倒、消除腐敗、克服官僚主義,我們將認真聽取和採納,以切實改進黨和政府的工作。

  在這段時間裏,在十分複雜的情況下,許多學校的負責同志、廣大教師和同學們,為勸阻遊行示威、維護學校的教學秩序,做了大量的極其艱苦的工作。廣大公安幹警和武裝員警在極端困難的條件下,為維護交通秩序、社會秩序和社會治安,作出了很大貢獻;機關、工廠、商店和企事業單位的幹部、職工,堅持生產,堅持工作,為社會生活的正常運轉付出了艱苦的勞動。對這一切,黨和政府是感謝你們的,人民是不會忘記你們的!

  現在,為了堅決制止動亂,迅速恢復秩序,我在這裏代表黨中央和國務院緊急呼籲:

  一、目前還在天安門廣場絕食的學生,希望你們立即停止絕食,離開廣場,接受治療,儘快恢復健康。

  二、廣大同學和社會各界,希望你們立即停止一切遊行活動,並從人道主義出發,再也不要對絕食學生進行所謂的聲援了。不管動機如何,再搞聲援就是把他們推向絕路。

  同志們!在今天的大會上,我還要代表黨中央和國務院,號召全黨全軍全國各族人民,和衷共濟,團結一致,立即行動。

  各級黨組織必須團結廣大群眾,做好深入細緻的思想政治工作,在穩定局勢中充分發揮核心領導和戰鬥堡壘作用;

  全體共產黨員必須嚴格遵守黨的紀律,不僅不參與任何損害安定團結的活動,而且要在團結群眾、制止動亂中發揮先鋒帶頭作用;

  各級政府必須嚴肅政紀法紀,切實加強對所屬地區和單位的領導和管理,人質抓好穩定局勢以及各項改革和建設工作;

  全體國家機關工作人員必須堅守崗位,忠於職守,維護正常的工作秩序;

  全體公安幹警和武裝員警要進一步努力維護交通秩序、社會秩序,強化社會治安,堅決打擊各種違法犯罪活動;所有工商企業和事業單位要遵守勞動紀律,堅持進行正常的生產秩序;

  各級各類學校都要堅持正常的教學秩序,凡罷課的應一律無條件地複課。

  同志們!
  我們的黨是執政黨,我們的政府是人民的政府。為了對神聖的祖國負責,對全體人民負責,我們必須採取堅決果斷的措施,迅速結束動亂,維護党的領導,維護社會主義制度。我們這樣做,相信一定會得到全體共產黨員、共青團員、工人、農民、知識份子、民主黨派、各界人士和廣大群眾的支持和擁護,一定會得到肩負著憲法賦予的保衛祖國、保衛人民和平勞動的光榮任務的人民解放軍的支持和擁護。同時我們業希望廣大人民群眾對人民解放軍和武警部隊幹警為維護首都正常秩序所做的努力給予全力支援。

 

  同志們!

  我們一定要在堅決維護安定團結的條件下,繼續堅持四項基本原則,堅持改革開放,加強民主和法制建設,努力清除各種腐敗現象,為把社會主義現代化事業不斷推向前進而努力奮鬥!

 《人民日報》1989年5月20日











當代中國知識份子的思想分化

 

作者:蕭功秦 20020125
資料來源:《世紀中國》(http://www.cc.org.cn/ 

從八十年代到世紀之交的二十年裏,中國知識份子經歷了兩次思想分化,第一次是八十年代末的自由主義與新權威主義之間的思想論戰,第二次是九十年代末以來的自由主義與新左派之間的思想論戰。正是在這一思想分化的基礎上,在當下中國的知識份子中間,在中國應採取何種政治選擇與發展目標以及一系列重要國際與國內問題上,形成自由派、新保守主義與新左派三種不同的價值與思想傾向。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自九十年代中後期以來,隨著社會的分層化日益明顯,隨著經濟分化過程中出現的社會不公平日益嚴重,中國知識份子中的新左派思潮日趨活躍。新左派從批判資本主義全球化的角度,提出公平、社會正義與平等的價值訴求,然而他們把當代中國的現實的問題當作資本主義的問題來予以評說與認識,他們對文化大革命的基本理念抱有相當積極的肯定,對當今中國融入市場經濟與全球化主流的總趨勢提出質疑與挑戰。 
  一種新思潮的出現,往往深刻反映了社會面臨的困境。我們可以通過對這一思潮的研究,來認識這個社會的面臨的矛盾、問題與困境。本文在分析知識份子思想分化的背景上,來闡述新左派思想的主要內容。在以後的兩篇文章裏,我將進一步考察新左派知識份子的主要學理資源、理論依據,新左派內部的溫和與激進派,他們對青年一代的吸引力何在,新左派思想的思想缺陷,最後將對中國知識份子的思想分化對於未來中國政治可能的影響,作出若干預測。

  作爲一個思想研究者,我力求盡可能客觀地考察他們思想發展的社會背景及其思想的內在邏輯,對他們的追求公平的道德正義感抱有盡可能的同情理解,另一方面,我又不得不對他們的思想謬誤進行理論上的批判思考。最後,本文將對中國知識份子思想分化與中國政治未來走向的幾種可能作若干預估。

 

 

 

新左派産生的背景與基本思想理念  

  九十年代以來,中國經濟高速發展的同時,社會貧富分化、權錢交易與腐敗等社會不公問題逐漸突顯出來。這些問題已經引起知識份子普遍的關注。怎麽看待這種轉型過程中形成的社會不公平與兩極分化?知識份子中存在著三種意見:  

   第一種意見認爲,這種消極現象是不可避免的,目前中國存在的社會貧富分化過程,是現代化所必須付出的代價,企業重組與股份化中的"過程不公平",將由於資源的市場化的合理配置,而最終達到"結果公平"。持這種觀點的人認爲,世界上沒有完美無缺的政治選擇。一切現存的問題與矛盾都有其不得己的原因。所有發展中國家都要經歷一個程度不一的社會貧富分化過程。只要在政治穩定的前提下,只要改革與開放方向不動搖,隨著市場經濟體制本身的完善,在加強權威控制的效率的同時,通過健全與完善法制建設,現實中的這種種不合理現象經過社會共同的努力會逐漸克服。他們認爲,經濟發展過程中的政治穩定高於一切。任何對這種穩定的破壞,都是對民族不負責任的行爲。這種主張的人中有新權威主義者、現體制的既得利益教者與自由派右翼。某種意義上,這一觀點往往被新左派認爲是代表了既得利益階層的立場。  

  第二種是自由派中間派的觀點,他們對權力腐敗,社會貧富分化,分配不均等社會不公平現象的批評也是相當強烈的,然而他們認爲,這個問題不是市場運作的客觀規律造成的,而是指令性經濟向市場經濟轉化期間,政治權力未受到制約而造成的,或者甚至乾脆說就是權力介入了市場所造成的,是政府的"看得見的腳"踩住了"看不見的手"而造成的,所有這一切新問題的根子,還是源于權力過於集中的舊體制,他們認爲,進行民主化的政治改革,加強多元社會對權力的監督,以民主來制衡腐敗與兩極化,改變權力的壟斷地位,才是根本的出路。  

  如果把第一種與第二種觀點相比較,可以看出兩者在肯定市場經濟與全球化的基本趨勢上是一致的,所不同的是前者強調問題可以通過加強權威的效率來解決,後者強調問題可以通過發展民主制衡的方式來解決。   

  第三種是新左派,新左派把這一切經濟發展中出現的不公平認爲是資本主義私有制必然伴隨來的現象。大體而言,他們的觀點可以概括如下:  

  一,中國現在出現的官僚的腐敗和社會的不公,其根源在於"國際資本主義在中國的擴張"。既然是資本主義是禍害的根源,那麽,就可以把西方左派批判資本主義的理論,如依附性發展論,羅馬俱樂部與法蘭克福學派的理論,用來解釋中國爲什麽會出現不平等。他們認爲,"資本"是對"人性與人的尊嚴的全面奴役與控制",而市場經濟的實現就意味著"以犧牲大多數下層民衆的利益這種不公平作爲代價"。九四年時就有一位從美國留學返國的經濟學博士講過這樣一個相當鮮明的觀點:"改革就是受資本家剝削,開放就是受帝國主義殖民主義剝削。"這一觀點雖然過於簡單與極端,但卻相當鮮明地表達了新左派的價值趨向。  

  二、他們有一種相當強烈的對社會平等的價值追求。新左派人士對公平分配的強調,以及對弱勢群體的同情,使他們走向對左翼的平均主義的肯定。新左派主張重新回到平均主義方式來解決"社會公正"問題。認爲既然人欲橫流,貪污腐敗盛行是與"私有制"相的聯繫的必然産物,要從根本上防止人的異化,就應該實行平均社會主義的公平分配。讓下層民衆在公有制前提下參與民主管理。  

  三、他們認爲自己"重新發現"了毛澤東晚年發動文化大革命的意義與價值。用他們的話來說,"毛澤東對後革命時代的問題進行了長期的、孤獨的充滿了衆叛親離的悲劇色彩的探索,終於在這世紀之交,引起了一大批後來者的廣泛關注和共鳴,"他們認爲,毛澤東當年進行文化大革命,就是要從根本上是要通過自下而上的大民主、大批判、通過"無産專政下的繼續革命"來批判資產階級,來解決防止中國出現資本主義的問題。他們認爲毛澤東的文化大革命失敗,不等於左派的路線與的思想理論的失敗。他們還認爲中國要走一條獨特的社會主義的道路。一位新左派人士曾在一次國際學術會議上表達如下驚世駭俗的觀點:"文革是真正實現了民主的時代,是一次偉大的制度創新。如果我們沿著毛主席的道路、沿著文革的道路走下去,我們能夠走出一條不同與西方資本主義國家的光輝道路來。"在新左派看來,中國的出路在於對抗世界經濟的現存格局,走一條任何現存文明形態都沒有走過的創新之路,並認爲可以從大躍進和文化大革命這一類毛澤東晚期的理論和實踐中得到啓示。  

  可以大體上把新左派定義如下,新左派思潮是以西方左翼社會主義思想理論爲基礎,以平等與公平爲核心價值,把中國走向市場經濟的轉型過程中的社會分層化、社會失範與社會問題理解爲資本主義社會矛盾的體現,並以平均主義社會主義作爲解決中國問題的基本選擇的社會思潮。   

  由於中國現代化過程的矛盾的長期性與複雜性,由於存在著不同的理論與思想資源對這些矛盾的從不同角度予以解釋,而每種解釋系統均各有其政治與社會力量作爲基礎,這就使轉型過程中出現的大三主義,即自由主義、新保守主義與新左派(左翼平等主義的一種類型)彼此之間的論戰與思想衝突將長期存在下去。中國二十一世紀前期的思想文化運動,將與這三大主義的互動有著不可分割的聯繫。   

  在現代歷史上,有兩種人起著重要作用,一種是中產階級,另一種是知識份子觀念人。如果說,中產階級缺乏道德激情,然而卻務實而穩健,那麽,與中產階級相比,作爲"觀念人"的知識份子卻恰恰相反,他們充滿強烈的道德激情與正義感,然而卻往往不切實際,容易産生全盤改造現實的"烏托邦情結",二十世紀的中國歷史上,他們對中國的歷史選擇確實起到重要的作用。   

  這裏指的作爲"觀念人"的知識份子,不完全是一個與"勞心者"的內涵相當的職業概念。更具體地說,知識份子(Intelligentsia),指的是這樣一種人,這些人受過高深的人文教育,習慣於通過抽象概念來思考社會問題,同時又擁有比一般人更多的文化知識與資訊來源,因而對社會問題與弊端更爲敏感。這種知識與敏感相結合,使他們自願地承擔起以關注社會、改造社會、改良社會爲已任的道德使命。他們對社會問題的關注,往往與個人所屬集團的利益沒有直接關聯,而與他們所自覺承擔的道德使命感有關,他們往往會根據自己確認的信仰、價值與理念,來獻身於社會改造與改良的行動,知識份子所具有的爲理念而獻身的行動傾向性,往往又會導致他們以某種自己認爲合理的、全面的、帶有烏托邦性質社會工程的藍圖,來改造社會,並會出乎他們意料地給整個民族帶來無窮的苦難,其結果就會印證嚴複曾在二十世紀之初對新進青年所作的不幸預言:"大凡吾人所受之苦痛,出於惡人者淺,成於好人者深。  

  從近代以來的世界現代化歷史來看,凡是中產階級得到充分發展的國家,如英國與美國,觀念型知識份子並不很多,他們在政治生活中的作用也相當有限,在解決社會問題方面,各種不同的利益集團都有自己的代表,這些代表人物主要通過社會壓力集團來申張自己的利益。   

  然而,在歐洲大陸國家、俄國與中國以及東方各國的權,他們追求完美的"烏托邦情結"仍然有著用武之地。另一方面,市場經濟的世俗化過程,又使那些崇尚務實與穩健,但缺乏道德激情與社會批判精神的中產階級不斷強大起來。  

   中國在現階段的進步,實在需要有責任感的知識份子與務實的中產階級這兩種人的相互補充與支援。如果每個中國知識份子能在保持他的道德熱情的同時,又能以一個專業人員那樣的方式,而不是以哲學家和詩人的方式來考慮中國問題,如果中國新興的中產階級能在求得自身發展的同時,能多一點社會關懷,中國就可能一方面避免以觀念人的激進的烏托邦來主宰人們對問題的思考,另一方面又會以漸進、穩健、務實、妥協與寬容的精神來選擇我們民族的前途,這樣的社會無疑是更有希望的。  

 

 

 

 

 

 

 

 

 

 

包尊信  五月十日在人大「五四」報告會上的報告  

 

    第一個問題講五四。七十年前的五四運動,是中國歷史上第一次以現代文化作為標誌的啟蒙運動。那麼這個啟蒙運動的啟蒙精神在什麼地方?

    最近報紙上官方和某些非官方的說法,都強調五四運動是愛國主義,說它傳播了馬克思主義。這些講法都對,但它是不是五四運動的精神?

    如果說愛國主義是五四運動精神的話,那麼義和團是不是愛國主義精神?五四和它又有什麼區別?

    所以我覺得應該強調五四精神是啟蒙。所謂啟蒙,在西方從文藝復興到十八世紀法國啟蒙思潮、人文主義的主題就是人的解放。

中國的啟蒙,同樣是人的解放。人的解放是五四啟蒙的主要精神。脫離了人的解放來講愛國主義,那就會把愛國主義變成少數人政治鬥爭的工具。

當前的文化討論是新啟蒙,這個新啟蒙的主題是什麼?是不是就像有些同志講的,我們要正確對待傳統文化,不要像五四啟蒙思想家那樣,從一個片面到另一個片面?對這個問題我不是這樣看的,我認為今天新啟蒙「新」必須從五四啟蒙本身的弱點或缺點來找新啟蒙的起點。

    五四啟蒙講人的解放,如果同西方從文藝復興到十八世紀啟蒙思潮比較一下,就可以看到西方的啟蒙更多強調的是人的主體精神,強調個人的自由、個人的獨立人格;而中國強調的是民族的復興、民族的解放,是群體的解放。

所以中國啟蒙的起點和西方不一樣,這在五四有它的歷史正當性,可是今天我們來談新啟蒙,還僅僅強調振興中華,不講人的解放,我們這個新啟蒙能不能新起來?

    所以,我認為,這次學潮,強調民主,強調自由,這是頭等重要的事,不是什麼自由化。假如今天還不把個體自由作為我們爭取目標的話,那麼和七十年前五四比,不是沒有長進嗎?

    這就是我對五四的一點看法。

《六四的內情》-未完成的涅盤,包尊信,1995,台北市,風雲時代出版,初版

P73.P74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