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THU THINK SALON~
關於部落格
我們看錯了世界,卻說世界欺騙了我們
  • 3353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書摘 《滅頂與生還》



我們這些人,這些倖存的人,至今是否能夠了解自己的經歷?

也讓別人了解我們的經歷?

我們通常所謂的「了解」,就等於「簡化」。如果沒有大量地加以簡化,我們週遭的世界將會變成一團無窮無盡、無法定義的混亂,讓人不之所措,無所適從,因此我們不得不把獲得的知識縮減到只剩梗概…

 
我們同樣慣於簡化歷史…但或許因為人類天生就是社會性動物,因此強烈地需要劃分「我們」與「他們」,也就使朋友/敵人這種二分法遠遠凌駕其他歷史分析模式上…這樣的歷史,慣於將人類眾多事件建構成的長河,簡化為衝突,再將衝突簡化為雙方對決-我們與他們…  

 
這絕對是許多觀賞比賽,如足球、棒球與拳擊等,廣受歡迎的原因。場中對抗的是兩個立場截然劃分、清晰可辨的隊伍,而比賽最後則會產生勝利者與被征服者…觀眾或者自覺,或者不自覺地希望看到分出輸家和贏家,讓他能分別認同好人與換人,而好人必定要勝利,否則世界就會翻覆。

 
…對於新進者而言,集中營卻與他們的想像全然不同,令人格外震驚。

他們被丟進來的這個世界確實很恐怖,但卻難以理解…
敵人確實在周圍,但也在「我們」之中。「我們」失去了界線,對抗者不再是兩方…當你進入集中營時,期待至少一起受苦的同伴,會有同仇敵愾的情感,但除了少數的例外之外,你所期待的盟友根本
不存在
真正存在的,是數千個各自封閉的單細胞生物,在彼此之間絕望地找尋掩護,同時持續不斷地對抗。被囚禁幾個小時後,你就會清楚發現,原本期待的未來盟友,卻一起攻擊你。

…然而集中營世界的其他組成份子,包括一般俘虜與
特權俘虜
多少都有意識地支持這套初始儀式以及因而造成的信心崩潰。…新進者經常受到妒忌,因為他身上似乎還帶有家的味道。
但這種妒忌其實很荒謬,事實上,剛被囚禁的那段時間,遠比後來痛苦…新來的人通常飽受譏諷與殘酷的惡作劇…以及原始族群裡接受啟蒙儀式的人所受到的待遇。

而事實上集中營裡的生活確實是一種退化,引導人回到
原始的行為
……

 

 
不論

自願與否,

最後我們都與權力妥協, 

忘了我們其實都在隔離區裡,

忘了隔離區被高牆環繞, 

而牆外統治的是死亡之神,

火車正在近旁等著

出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